纪念那两个勇敢而孤独的太空旅行者(节选)

分类:未分类   2014年7月14日   1,067 次浏览   0 条评论  

  那是连风都不曾抵达的地方。
   那是连太阳都无法温暖的角落。
   那是寂寞的远处,太阳系的边缘。
  
   十多年前,一群人曾经聚在一起讨论过,太阳系统的边界,是在什么地方。
   据说,在很远很远的地方,太阳风会慢到音速以下,因此形成一个边界,叫做终止边界。这个边界再望外走,又走很远很远很远,星际粒子流将最终克服太阳风等离子体,而形成一个弓形冲击波。这个弓形冲击波的里边界,叫做氦球层顶。而这两个边界之间的地方,叫做氦鞘。它们共同构成了太阳系的最外围。
   但是,没有人知道这套理论是否正确。更没有人知道,假如这套理论是正确的话,这两个边界又都在什么地方。
   Just for fun,他们作了一个民意调查,五十多位科学家,每个人把自己的看法写在纸上。
   结果大约是这样的:大部分人认为,终止边界会在地日距离的五十倍左右。小部分人认为可能达到六十倍,还有三四个人认为,可能有八十个日地距离那么远。
   旅行者们孤独前行。
  
   三年过去了。这些科学家在一起,又作了一次民意调查。这时,旅行者已经离太阳超过五十三倍日地距离了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   这次,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,对理论提出了怀疑。另一些人认为,七十到八十倍距离才是合理的。少数人说,或许能到九十倍吧。
   而旅行者们继续孤独前行。
  
   太阳的温暖越来越难以关照到这两位跋涉的旅人了。她们不得不开始更多地使用自身携带的化学放射电池。即使是这样,能量的供应也在逐渐减少。她们不得不勒紧裤带,节衣缩食。
   1998年,光学成相设备被关掉了。她们失去了一只眼睛。
   紧接着,2000年,旅行者2号的红外探测仪和紫外探测仪也被关掉了,她已经处于全盲的状态——旅行者1号还努力地半睁着她的紫外探测仪,为此,她不得不让她的左臂,太阳风等离子体观测仪停止工作。
   2001年,太阳能电池板所提供的电力已经不足整个卫星供给的十分之一,她们难过地瘸了。
   但是她们仍在跋涉。
   2002年,旅行者2号的高效发射天线停止工作,从此她嘶哑了嗓子,靠着低效频段,以原来千分之一的速度发回数据。
   地面观测人员开始动摇了:她们还能支撑多久?旅行者1号已经离太阳有九十个日地距离了,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。终止边界,氦球鞘层,氦球层顶——太空中静悄悄,什么也没有发生。只有日复一日,重复着的相同的数据。
   人们终于决定,是时候放弃这两颗卫星了。她们已经垂垂老矣,或许,不再适合干什么重活了。

我们应该感谢什么呢?或许,科学最应该感谢的是官僚主义。官僚主义让科学推迟开始,但是也让科学推迟了结束。
   就在层层审批之中,天际传来了波动。
   2003年11月,旅行者1号进入了终止边界。
   审批停止了。大家张大了嘴。
   这时,旅行者1号距离太阳整整九十四个日地距离。无人能料。
   而在四年之后,2007年7月,旅行者2号在八十七个日地距离处,在另一位置穿越了终止边界。
   盖棺定论。理论是对的,尽管,还需要更多发展。
   而旅行者们的生命,也数得到尽头了。化学放射电池不可能无休止地燃烧下去。顶多到2025年,旅行者上的最后一件科学设备也将停止运转。一切,都将归于平静。
  
   她们哪里是水性杨花的娇气小姐。她们是身残志坚,不离不弃,天赋异禀,功勋卓著,坚韧不拔,死而后已的奇女子。

打 赏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有用处,请打赏我O(∩_∩)O哈!鼓励我写出更好更多的文章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